女人的邏輯和思維方式,跟男人完全不同

男人喜歡玩邏輯思維,比如,先明確一個概念,然後進行推理,最後下斷判。女人卻沒這麼囉嗦,她們往往“抄近道”直奔主題。

比如說,妻子做了一桌子菜,丈夫邊吃邊嘮叨:“真難吃,像豬食(明確概念),炒這種菜的時候不能放醬油,否則破壞了清香,還有,我早就跟你說過,拌涼菜不要放花椒粒,弄得人滿嘴發麻,呸,這是米飯還是沙子呀,牙差點咯掉……(羅列事實),你這個笨蛋(結論)。”

如果是男人,會從“放醬油有理、放花椒粒有理、米飯其實不比沙子硬”等方面反駁,但女人才不會這麼笨呢。她會直接說:“你吃不吃?不吃滾一邊去,是的,我做的就是豬食,所以你才肥得像豬。”

嗯,的確,這才是問題的關健:不好吃也沒見你少吃一口。所以,男人被噎得翻過若干白眼之後,知趣地選擇閉嘴。

上學的時候,我們學校沒人性地實行半軍事化管理,週末放假,各系回家的人數有指標,比如一個系給十個指標,分到指標的可以回家,分不到指標的只有望家興歎,我家在外地,整個週末還不夠來回的路程呢(那時是單休日,而且車速也慢),所以我從來沒有回家的機會,那些指標只是為家在當地或附近城市的同學準備的。一 次週末臨近,一女生分得一個指標,樂得直哼哼。

我問她:“假如現在我花錢買這個指標,你想賣多少錢?”
她瞅了瞅我,反問:“你買回家指標幹嘛?你又回不去。”
我說:“我只是假設。”
她說:“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你假什麼設?”
我說:“比如說吧,我家在當地,我想買你的指標回家。”
她說:“你家什麼時候搬過來的?”
我說:“現在還沒搬,我是說假設。”
她說:“沒搬你假什麼設?”
我當即氣昏,心裏大罵遇到了笨蛋。過了多年我才發現,真正的笨蛋是我——這丫頭故意跟我回避不好回答的問題。

女性的理性與男性的理性截然不同,理性在男人來說,往往可以指揮自己的行動,但理性對於女人,往往只是一個遊戲,或者飄渺的概念。就像我們形容一個胡鬧的孩子:“心裏什麼都明白,就是作(讀一聲)。”

有一年,妻子過生日,我們決定出去吃晚飯,我問妻子:“想吃什麼?”
妻子回答:“我要吃肯德基。”
我最討厭那種東西,於是建議說:“別吃肯德基了,咱們換個別的吧。”
妻子很乖,說:“也行,你說吧,吃啥?”
我說:“火鍋怎麼樣?”
妻子說:“不好,不喜歡。”
我說:“川菜?餃子王?”
妻子仍舊不喜歡,我提了好多建議,妻子還是一一否決。無奈之下,我說:“你定吧。”
妻子說:“我要吃肯德基。”
我真要急了:“咱們別那吃垃圾食品啦,都是油炸的,什麼滋味也沒有,再說了,那裏面都是亂吵的孩子,咱倆找個肅靜的、雅致點的環境多好啊。”
妻子說:“嗯,你說的有道理。”
看她終於改變了態度,我松了一口氣,問:“說吧,想吃什麼?”
“肯德基。”
她的回答令我眼前一陣陣發黑。

我發現,女人的直覺有時非常准,這一點林語堂先生也承認,“她們要說某人不好,某人便是不好,你要與她分辯是沒用的,而事實每每證明她們無理由的直覺是對的。”

有一次,妻子給我洗衣服,把我的一件新買的白襯衫和深顏色的衣服一起扔進了洗衣機,結果把白襯衣洗花了,妻子發現自己犯了錯誤以後,把這件衣服塞進陽臺的角落裏(估計她想有時間再扔出去以毀滅證據)。後來我找這件白襯衫,到處找不到,問妻子,她說沒看見,並反咬我一口:“准是你哪天喝酒喝多丟在外邊了。”氣得我大聲反駁:“我喝酒又不是跳脫衣舞,脫襯衫幹嘛?”最後衣服沒找到,這事兒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過了大約一個月,我在陽臺裏找東西,突然發現了這件被妻子忘記扔掉的襯衫,起初沒認出來,拎起來仔細看,當即氣得要死。於是怒氣衝衝地質問妻子,妻子臉一紅,不以為然地說:“嘁!有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件破衣服嘛。”我說:“我不是心疼這件衣服,我說的是這件事兒,染了就染了唄,但你卻反咬我一口,這是什麼性質?你說你這樣做對嗎?……”總之,我旁徵博引,古今中外地講了一大堆。

妻子見我喋喋不休,不再理我,甚至不再看我,當我透明。我更生氣了,扳著她的腦袋,強制她看著我,繼續質問:“啊,你說,你這是什麼性質的行為?”妻子被我逼得無奈,說了一句:“瞧你那傻×樣!”啊——?我的腦袋瞬間空白之後,突然發現這個結論一針見血。可不是嘛,不就是一件破衣服嘛,哪有那麼多的性質,什麼性質?頂多算是搗蛋或惡作劇罷了。

最後,我總結說,不要跟女人講道理,跟女人講道理沒用,這並不是說女人不懂道理,男人把道理拿來“講”,女人卻把道理放在心裏。相比之下,真正“懂”道理的,往往是把道理放在心裏的女人。

以前看過一個笑話:女人去水族館,看到了海豹在水池裏游泳,她誇獎道:“多麼漂亮的鯨魚啊!”
工作人員聽了,糾正說:“這不是鯨,是海豹。”
女人說:“胡扯,這就是鯨。”
工作人員說:“你看,鯨沒有前肢,而海豹有前肢。”
女人說:“胡扯,這只鯨就有前肢。”
工作人員說:“鯨的體積要比海豹大得多,鯨不會這麼小。”
女人說:“胡扯,這只鯨長的就小。”

這時,海豹從水池裏爬上了岸,工作人員松了一口氣,認為這回能說服女人了: “您瞧,鯨是不上岸的,但海豹上岸。”
“胡扯,這只鯨就上了岸!”

有人看了這個笑話之後,認為女人很笨蛋,我卻認為:這個工作人員才真是笨蛋呢——他被聰明的女人給耍了。

About terence0425leung

哲人無憂,智者常樂。並不是因為所愛的一切他都擁有了,而是所擁有的一切他都愛。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