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漂亮舞臺,為你塗唇彩

前段時間看見一個友鄰說:誰要給我唱《唇彩》,我就嫁給他。當時心想,這還不容易嗎?你這個條件開的太低了吧。然後仔細去聽了這首《唇彩》,才知道這位姑娘其實要求的真的不易。

“若童話公主總是好看,大概很醜的躲於家中去待。”童話中的公主們都是個個國色天香,完美無瑕,可惜生活不是童話。童話終究只存在小時候看的童話書裏面。每一 個女孩子小時候大概都做過公主夢,可公主畢竟是少數。而當你的愛人不是那位童話公主,她或許出身貧寒,或許長得不漂亮,而這個時候你還愛她嗎?

人生畢竟是一個由淺入深的過程。喜歡上一個人和愛一個人是不一樣的概念。喜歡可能是由於喜歡的某種性格,或者只是喜歡一個人的外貌。而愛是愛一個人的全部,你喜歡看她在舞臺上的風光無限,更要能夠在下臺後給她遞上擦汗的毛巾。願意承受她的抱怨,缺點和不完美。林夕誠誠懇懇在這首詞裏要向大家闡釋的就是何為真愛的問題。

或許年輕的時候,誰都曾經愛上過一個類似偶像一樣的人。他們的優秀,光芒讓我們甚至不能抬頭去看,很多時候,當我們謙卑地做完很多事情的時候還是會發出“所得竟不如別個後輩收成時”的無奈感慨。愛情固然是兩情相悅也是仔細挑選。總有一天,我們會不再注意曾經刻意的東西,那個時候才發現“明白愛在內在便美好”。

“如若相戀等於漂亮舞臺,個個亦能替代。”這句話是整首詞我最愛的一句話。如果戀愛是一個漂亮的舞臺,那麼你愛上的不過是在舞臺上的璀璨燈光,舉世矚目的她。而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在舞臺上的是誰根本不重要。你愛上的不過是一個比影子還要虛無的浮光掠影,它到頭也不過是鏡花水月。可是又有多少人把相戀當做那個漂亮舞臺呢?

黃偉文寫過一首和《唇彩》異曲同工之妙的歌——《滄海遺珠》,一個將戀愛比作甘情願為戀人塗上唇彩,一個將戀愛比作在滄海當中發現被忽略的珍珠。而何為真愛,黃偉文寫的更為精彩:旁人忙著誇獎色相,沒有空管你的修養,唯獨我留下拍掌。

兩位詞人,一個從正面,一個從反面,分別對愛做出了自己的解答。發人深思。

我不禁想到了《怪物史萊克》裏面史萊克和他的公主老婆,固然公主是國色天香,可是還是怪物老婆更加適合他。可以接納缺點,欣賞優點,在你的愛人面前你可以展現你最醜陋的一面而不忌憚,因為他明白“愛在內在便精彩”。

說到這裏,這位姑娘想說的其實是這樣一句話:如果能找到一個人,不會因為我的缺點、我的不完美而討厭我,而是真正愛上了我這個人,這份愛不會因為外部條件做任何改變,即便我不是公主,在那個人眼中,我依然是公主,而且還是世界上不完美但是最完整的一個愛人,那我就嫁給他。

我想,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這位新娘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個公主。

About terence0425leung

哲人無憂,智者常樂。並不是因為所愛的一切他都擁有了,而是所擁有的一切他都愛。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