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裏,一見鐘情的你

有人說,愛是孤獨的,愛是寂寞的,愛也是自私的。曾經天真的以為,愛上了你,就等於擁有了整個世界,可到頭來發現那只不過是一紙的寂寞,一紙的無奈,一紙的猶豫……

因為愛,我早已習慣了那在浩瀚蒼穹裏孤獨的寂寞,習慣了在蒼茫的夜色下品位孤獨,習慣了讓空氣中散發的寂寞將自己靜靜的包圍,習慣了一個人安靜的躲在黑暗中享受思維停頓住的那個瞬間,無邊的落寞之中會有一種刻苦銘心到絕望的無奈在四周彌漫,帶有一種經久不息的想念會不期而至。

在平常的歲月裏,你是否有過這樣的念想,是否有過因為一章字,一幅畫,一首歌,或者是其他,而想念一個未曾謀面的人?而且是那麼迫不及待,那麼的痛徹心扉……

也許你不願輕易的承認,也許你不願過於牽念,但好多時候,卻總是那麼的身不由幾,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讓你不經意間想起,且還有幾次夢中的邂逅。但那決不僅是南柯一夢的美好回憶,而是真實存在的現實。

只不過,可惜的是,這些美好的片段,只能存在記憶的夢裏,倘若一旦喚醒,不僅驚擾了別人,更攪亂了自己的安寧,所以,它是一段淡淡的苦相思。

誰又曾想到?曹植那篇名垂千古的《洛神賦》裏的那位絕世美女,確實活生生的存在於當時的那個世界裏,不過命運的陰差陽錯,卻始終沒有把他們栓在一起,只留下一曲曲無限的哀思!

曾經有過剪一段夢中的記憶,織一件緣分的毛衣,但未必如夢中心意。無情的時光永遠不可能屈服於你,蹉跎的歲月也不會處處遷就你,所以,脆弱的你,也只能無奈的接受著殘酷的現實。靜靜地,一個人,在無邊的塵世裏來回游蕩,在綠水青山,雲卷雲紓流走千年的睡夢裏,編制那一段唯美的剪影,撫平那不該有的悸動。

獨愛寂寞,因為有了你,迷戀上了寂寞的山,寂寞的水,寂寞的竹林,在清風雲淡,朦朧了眼眸,也模糊了多少傷心往事,那些不堪回首的艱苦歲月,漸漸的消失了。但沉澱下來的那些滄桑往事卻值得祭奠,又有多少沉浮的記憶支撐著你我,倘使沒有砥柱,生活豈不是行屍走肉索然無味。

在這裏,有的人,喜歡寧靜,將心靈付給了明月青山;有的人,喜歡喧鬧,將心靈放逐於清風浪濤;還有的人,情意濃濃,深陷與情愛的泥潭裏為那俗世糾纏的聚離而心傷;有的人情淺,遊弋於紅塵市井,一味的麻木自己。

終究現實是無情的,而我們的心靈是脆弱的。素不知,千年的流離,歲月的回轉,駐足於山水雲霧,幾世潺潺流水,幾季花開花落。“何當共剪西窗竹,卻話巴山夜雨時”。窗外陰雨紛飛,是否能看你的眼眸,共剪西窗的紅竹?

又或撫琴作畫,又會有“錦色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拄思華年”彈指一灰間已流轉千年,等待一滴淚將今生的一枚鴻葉滴落。一寸光融化了你我,融進我的夢,散漫了遠去的身影,在青山綠水,春花秋月中隱沒。

終究,我還只是個過客,曾幾何時,我,批著青春的蔥蘢,攜著永不疲倦的好奇,從懵懂無知的情境中一路走來。那麼迷茫,那麼天真,那麼的無知,剩下的,不過是一張活潑可愛笑臉。遇見過鳥語花香的茵茵草地,傾聽過小溪潺潺流淌的歌聲,一切,如一千零一夜裏的童話般美麗,青春的翅膀飛舞在夢想的天堂玉殿,和著悠揚的圓舞曲自由的迴旋。

經常幾乎是常常,盼想在一次次的不期而遇中,遠遠地注視著你那默記了千遍的背影;總是,虔誠的關注你的喜怒哀樂;總是,難以抑制那心頭漫溢的相思之泉,順著時間的每一個縫隙肆意奔流在臺前窗下。

總是無法放下你,每次,總是信誓旦旦的說不在意,可那一次不是違背自己心意,一次次關注你,即使你總是不在意,但我依舊要堅持下去。

你,用你那寬厚而溫暖的言語來寵愛我,在我失意無助之時,毅然替我拾起那應有的堅強,給我前進的動力;在我孤單寂寞的時候,陪我談天說地評古論今,一起咀嚼人生的酸甜苦辣;而你,總是在我神采飛揚意氣風發之時,投以贊賞支持的目光,並且鼓勵我不要太得意,並且期待更加美好的下一次;在我傷心的時候,遞上一手心的溫暖和一縷關切,拂去縈繞在我心頭的陰霾……

鬥轉星移,在漫漫的人生路上,我已經不在寂寞,你就在歲月之河的彼岸,在我淡若無痕的人生旅途中,站成了一道雋永而別致的風景線……

About terence0425leung

哲人無憂,智者常樂。並不是因為所愛的一切他都擁有了,而是所擁有的一切他都愛。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