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女孩會有愛情嗎?

從小到大,我就是一個醜女孩。塌鼻子,小眼睛,大餅臉。1.63米的身高,60公斤的體重。從來就沒人誇過我漂亮。我總是沈默寡言,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不跟媽媽吵鬧要花裙子、要留小辮子、要紮蝴蝶結,因為我知道倘若引起別人的注意,只能讓人更加意識到我的醜。

從小到大,我最大的願望,不是做一個漂亮的女孩,因為我從來不敢奢望;而是希望能做一個一般的女孩子,僅止於此。我對“一般”和“不好看”這兩個詞分得很清楚,我屬於那“不好看”或者說“醜”的一群。

世界上所有的故事裏,女主角可能窮,可能壞,可是她必定很美,有人會說《簡愛》是例外,可,那只是勃朗特閉門造車。她終生都沒戀愛過。這只是她幻想出來的一個故事,一本書。

也許醜給我帶來的惟一幸運就是,沒有漂亮女生那樣的機會分心,所以從小學到高中,我的人緣一直很好,學習也很好。所以當初中時一大半漂亮女生被重點校淘汰的時候,我順利進了重點高中;當高中時又一大半漂亮女生被T大淘汰的時候,我順利進了T大。

我曾經一直以為,能夠進入T大的女生,都是我這樣很醜的女孩。可當我來到T大,我知道我錯了。這裏有的是美貌且有能力的女孩。陡然之間,我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了。

男生的嘴是很毒的,開學第一個月,就評出了院裏三美女和三醜女。很自然地,我被列入了這後三。那天傍晚,一個人在一段路邊走。走了很久,後來在路邊坐了下來。我覺得很茫然。

在以前,我努力地看書,努力地對別人好,努力地想用其他來彌補自己的相貌。當我慢慢成為師長重視的對象的時候,我以為我做到了。我覺得世界是公平的,它沒有給我美麗的外表,但是它給了我智慧。可,我突然覺得,我錯了。

在校園裏,在班級活動裏,在路上,在生活各個角落……我都感覺到美麗女生和醜女孩的區別。我為什麼必須受到這樣的待遇?我不怪父母,這不是他們能選擇的;我只能歸結成命運的不公。我那時候第一次開始意識到,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永遠永遠不會公平。

那時我們宿舍有一位很美麗的女生,很自私,對舍友很霸道。所以舍友都很討厭她。但她可以隨意支使班上的、其他院的或者另外一些不知從何而來的男生。可即使如此,追求她的男生依舊趨之若鶩,從來沒有人指責過她的性格不好、她的行為不道德。世界是不公平的。

所以從進大學起,我就從來沒想過,將來會有一個男生喜歡我。我在日記裏寫:“真的很奇怪,世界上那些醜陋的女孩,最後是怎樣嫁出去了的呢?”愛情,在我心裏是很神聖的一樣東西。我不敢想像,一個男生會用一雙黑色的善良的眼睛望著這樣一張毫無可取之處的臉,從心裏愛上這樣的女孩。

我在日記上幻想過很多很多,我寫了:如果世界上有一個深愛我的人,我一定會對他很好很好,無論他是貧是富,無論他作出什麼選擇,只要他願意,我都可以跟他走,哪怕是沙漠和邊疆;我會每天給他做飯、洗衣服,為他生兒育女,為他照顧父母,過一輩子很平凡但是能互相扶持的生活;我們會在一起過10年、20年、30年,一直到死,生生世世。

可怎麼會有人喜歡我呢?也許是有男生喜歡我,但絕對不會愛上我。愛一個人,好像欣賞一幅美麗的畫一樣,我怎麼可能?就像古希臘的海倫,當她步入特洛伊的大廳,那些紛紛指責她的元老卻說:“這麼美麗的女人,無論犯了什麼過錯都是可以原諒的。”愛美是人的天性。

有時在路上看見一個漂亮女生,我就想:如果可能的話,我寧可選擇不要那些所謂的智慧,寧可只考上一個很爛很爛的大學,甚至寧可用我現在的一切,去換取一張稍稍美麗的臉。那個為了變成人形而寧可用生命做賭注的小人魚,如果是我,也會的。我願用20年的壽命,來換取一刻的美麗。即使是轉瞬即逝的。

大三時,我喜歡攝影——可能是因為自己一直缺乏美麗,所以總對光輝美麗的東西很喜愛,想把它們留住——我和他是在一個攝影論壇上認識的,留意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偶爾發現對方是校友,一來二去,就開始留意對方的作品,後來開始寫mail,開始上,開始發短信。

我們的進展一直很緩慢,因為我一直在警告自己不要抱太大期望,我怕,我們的關係會是網上說的那種“見光死”,如果我們真的喜歡上對方,見了面,第二天也許他就永遠消失了。我不想,有一天,被他回憶說:“我見到了一隻恐龍……”正如網上很多很多男生描述的那樣……我受過的打擊太多,我能夠做的,就是儘量把我縮在殼裏,不要妨礙這個世界的美麗。

然而感情是最不能計畫的東西,到了後來,我們的短信聯繫越來越頻繁。每天晚上,他都給我發短信說“晚安”。然後我就回一個笑臉,^_^。我們每天都這樣,很簡單很平凡,沒有什麼波瀾。

忘記是怎麼提起見面的,他跟我說的時候,我對他說我長得很醜,是大家通稱的“恐龍”。他說:“怎麼會呢?不可能的。”我說:“真的。你如果看見了我一定會後悔的。”他說:“可是我很喜歡你。”

這是我長那麼大,第一次有男生對我說喜歡,我當時沒有高興,只是突然覺得傷心。也許一切都是脆弱的,比如內涵,比如善良,比如有趣,這些沒準兒都建立在相貌之上。沒有美麗的相貌,這些就變成了玻璃牆,用手指輕輕一推,就碎了。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學校外面的“麥當勞”。平時我很少穿裙子,那天穿了一條黑色的。我從來沒問過他的相貌,因為我一直到見面之前,都認為我們一定要“見光死”的,甚至我一到那裏就開始後悔了,很想乾脆一逃了之。可是來不及了,他已經來了。

他進來,看到我的時候就笑了。我也不明白他到底怎麼就確定我就是他要找的人。他走過來坐下,問我他是不是來晚了。我說不是,只是我習慣了不讓別人等。這個男孩高個兒,戴副眼鏡,有一雙很明亮的大眼睛。看到他,讓我更覺得要“見光死”了。我們去點餐,他堅持付款,我就要了一個漢堡。

我們聊了一小會兒,然後推了車走回學校,在我樓前說了再見。我回宿舍,躺在床上,看著手機裏的號碼,腦海裏空白一片。很絕望。那天晚上他沒有給我電話,也沒有給我短信。結果一定是這樣的,我早該想到。

既然已經如此,我反而坦然了很多,拿著書包去了自習室。晚上很奢侈地在超市買了一個“巨形漢堡”,坐在床上吃。舍友尖叫說:“天,你不要命了,這麼晚了吃這個,明天要胖死的。”我說:“我不怕。”

那天晚上,月光灑在我的被子上,一動被子,細碎的光像一群小精靈在跳動。窗外在起風,樹葉“刷刷”響著,像海潮。我睡不著,開始數羊,數著數著,突然覺得枕巾上涼涼的,原來是自己在哭。我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一直在等他的短信說“晚安”。熟悉的晚安,難道永遠不再來了嗎?

第二天早晨8點多,因為沒睡好,頭昏得厲害。電話響了,舍友聽了給我,毫無預兆地,是他的聲音,他說晚上一起去吃飯吧。我迷迷糊糊地答應了。我們在飯店吃飯,他提了一個紙袋。點過菜之後,服務員出去了,他拿出一把玫瑰說:“送給你的。”是紅玫瑰,一共20朵。沒有一絲瑕疵。那是我人生裏收到的第一束花。我很突然地問他:“那你昨天為什麼不給我短信呢?”他說:“昨天手機沒電了。而且反正今天打算約你,所以也沒打算打電話……有事情嗎?”我說:“沒有。” 愛情在最沒有預料的情況下來臨了。

今年是我們相識第四年。愛情是很勇敢的一件事。那個夏天我對自己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做了十多年來一直想做卻沒有付諸實踐的事:健身,減肥。三個月的時間裏,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那麼大的毅力,瘦掉了整整15公斤。夏天過後,我對著鏡子才發現,原來我有著尖尖的下巴,清晰的輪廓,眼睛很大,鼻子也並不塌。只是以前多少年都埋在肉裏被掩蓋掉罷了。

我想也許我到現在都稱不上是一個美女,但是至少,我現在是一個普通的女生,再也不會有男生叫我“恐龍”,我的奢望也僅限於此……至少不能再當一個醜女孩。我的動力其實很簡單:他對我太好,至少我和他出門不能丟他的臉。真的很簡單,可這個世界本來就很簡單的,希望和絕望常常就在一念之間。

很多的時候,我想:其實不到人生的最後,命運是否公平,根本就是不能評價的。就好像我他,我過去是那樣醜的一個女孩,他卻依然選擇了和我在一起;那麼將來,有一天青春逝去,我衰老,變醜,那又有什麼關係,他愛的是整個的我,而不是那些美麗的衣服和化妝下的那個外表。

現在畢業很久了,有時真的很想對當年本科班上的男生說一句:“在評價他人的時候,請多一點寬容和體諒,很多時候,一個人的一點娛樂,會給無辜的人帶來很大的傷害……人生本來應該有很多比外表更美好、更珍貴、更值得用心追求的東西。”

有美麗的容顏是上天的厚愛,可這個世界不是每個人生來都那麼幸運,醜小鴨也需要一些時間和機會。醜女孩也許註定要比美女付出更多的努力,也許還可能受到更糟糕的待遇,但別人的淺薄不是自己自暴自棄的理由。

命運終究會是公平的,我現在相信這一點。它剝奪了我們一些東西,必然會在另一些方面彌補。就好像,故事的最後我得到了一份真正的愛情,相比它,那些繁華的虛榮的東西,微笑一下,就過去了。

About terence0425leung

哲人無憂,智者常樂。並不是因為所愛的一切他都擁有了,而是所擁有的一切他都愛。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